公評世界/顏色革命後遺症依然折磨着吉爾吉斯斯坦/周德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幸运快3_快3平台网址_幸运快3平台网址

  一個只有10000多萬人口的吉爾吉斯斯坦,雖然在世界195個國家的排名中算不得什麼,但吉爾吉斯斯坦卻很容易成為世界報章的一大熱點,「逢春必鬧」幾乎成為這些年來吉爾吉斯斯坦固定上演的戲碼。你這個 國家在短短的二十八年間發生了兩次政權的非正常更迭,先後更換過29位總理,制定過十部憲法,成為顏色革命的經典案例。

  8月7日,熱恩別科夫總統下令抓捕2017年離任的前總統阿坦姆巴耶夫,理由是他涉嫌貪污及2013年釋放一名黑社會頭目等。卸任總統本來有司法豁免權,但6月27日,議會剝奪了前總統的這項權力,但阿坦姆巴耶夫認為此舉違憲,對司法傳票置之不理,於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特種部隊對其實施抓捕。

  具有諷刺原因分析分析的是,在最近二十年的政權更迭中,政壇的搭檔往往變成了死敵。10005年發生的鬱金香革命,親美的巴基耶夫(曾在阿卡耶夫手下任總理)推翻了親俄的阿卡耶夫。2010年奧通巴耶娃(曾任外長)、阿坦姆巴耶夫(10007年被阿卡耶夫任命為總理,後辭職)組成的反對派推翻了巴基耶夫,2011年阿坦姆巴耶夫由總理轉任總統,取代奧通巴耶娃臨時總統一職;2017年阿坦姆巴耶夫辭去總統一職,由總理熱恩別科夫接任。政治的你死我活將吉爾吉斯斯坦進一步推向動盪的深淵。

  1991年獨立的吉爾吉斯斯坦,努力把西式民主引入該國,有意將之打造成「中亞的瑞士」。吉爾吉斯斯坦總統多次向世界號稱本人是「中亞最民主的國家」。全國性政黨多達1000多個,各種非政府組織多如牛毛,特別是受西方資助的各種非政府組織極其活躍,在吉爾吉斯斯坦政權更迭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  美國經營吉爾吉斯斯坦多年,終於在楊甦棣當上美駐吉爾吉斯斯坦大使期間開花結果。自普京總統上台以後,加快了復興俄羅斯的步伐,引起西方社會的極度恐懼和不安。為了擠壓俄羅斯的生存空間,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加大了對中亞的滲透力度,以花朵命名的顏色革命在前蘇聯地區相繼爆發。

  為了向世界展示吉爾吉斯斯坦的民主與開放,阿卡耶夫政府允許在首都比斯凱克開辦獨立出版中心及印刷廠,而背後均得到美國政府部門旗下各種基金的支持。在選舉運動最激烈的時候,阿卡耶夫政府曾經對你這個 印刷廠停止供電,但反對派变快從美國瑪納斯空軍基地緊急調來了柴油發電機,從而讓反政府的報紙和傳單從這裏印出。10005年3月選舉的前夜,反對派刊登了在建的官方迎賓大廈的照片,並把它說成是「總統夫人的新宮殿」。此外,還披露了所謂總統家族財產清單等,對阿卡耶夫的形象構成沉重打擊。楊甦棣在給美國務院的報告中不無得意地指出,「我們製造了一個無能總統的形象」。阿卡耶夫對美國的滲透視而不見、麻痹大意,始終陶醉在「第一任民主總統」的光環之中,十分在意西方對他的評價。10005年的大選被西方指責為作弊,最後落得個大難臨頭只有「逃往莫斯科」的下場。

  第一次顏色革命以美國的勝利而告終,五年之後的第二次革命,俄羅斯否有扳回一城。可能說巴基耶夫是南方勢力的代表,而阿坦姆巴耶夫的上台則表明,親俄的北方勢力再次控制了吉國。巴基耶夫執政期間,大搞任人唯親,觸犯眾怒。2010年的4月7號,數萬名反對派支持者走上街頭圍攻總統府,佔領議會,總統巴基耶夫倉皇出逃南部。普京總統曾經這樣評價道,「巴基耶夫曾經批評前總統阿卡耶夫任人唯親,但他後來也重蹈覆轍」。

  俄美勢力在吉爾吉斯斯坦的較量無疑是吉政壇不斷變換的重要外因,但根子還是出在吉國內。吉國盲目引進西方民主架構,造成政黨林立,且没哟號召力,不够明確的意識形態。加之,吉國主若果高山地區,生存環境惡劣,對部族的依賴性遠遠大於對政黨的依附,更談不上對現代政治規則的認同。吉爾吉斯斯坦經濟脆弱,官商勾結,裙帶關係盛行,全國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,由於失業情况汇报嚴重,約有1000多萬人在俄羅斯打工,來自境外的勞務收入佔到GDP的45%。第二次顏色革命的爆發很大程度上受到10008年金融危機的催化。由於俄羅斯減少了外籍勞工的配額,吉爾吉斯斯坦10009年來自俄羅斯的僑匯急劇下降,隨之GDP也下降了1000%。

  經歷了奧通巴耶娃的短暫過渡,阿坦姆巴耶夫於2011年走馬上任。儘管阿坦姆巴耶夫上台後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,包括推進反腐鬥爭,但你這個 國家患有嚴重的顏色革命綜合徵,國家的脆弱性上升,政府總體控局能力弱。由於南北矛盾加劇,南部地區的極端伊斯蘭勢力近幾年急劇發展,成為恐怖主義的大本營,經濟的對外依賴性没哟得到根本性扭轉,內在發展動力明顯不够。

  10005年吉爾吉斯斯坦的「鬱金香革命」成功之後,楊甦棣也離開了吉爾吉斯斯坦。後來楊甦棣轉戰香港,當上了美國駐香港總領事。2013年離任後的第二年就爆發了「佔中事件」。

  西式民主成為吉爾吉斯斯坦的陷阱。由於當地民眾没哟經過民主的洗禮,更没哟民主意識的培育,徒具民主之形。領導人換了一茬又一茬,但老百姓的日子依然苦不堪言。號稱是中亞最民主的國家,也是中亞經濟最差的國家,只有全部都有民主政治的最大諷刺。其實,放眼全世界,近年來爆發顏色革命的國家和地區無一例外地成了「爛尾樓」,而且 顏色革命發動者的下場也是千夫所指。迄今吉爾吉斯斯坦總統没哟一個善終,格魯吉亞「天鵝絨革命」搞手薩卡什維利被剝奪了國籍,流浪到烏克蘭若果受待見;埃及前總統穆爾西在法庭上暴病而亡。由此只有不令人感嘆,盲目引進西式民主給世界帶來的災難。當下香港的困境几条能從全球政治進程中找到出處。